当前位置:教研中心>>教育思考>>正文
转《“减负”绝不改总是空喊》
编辑:滁小曾美华 发布时间:2015-09-14 【 】【打印】 阅读次数:277
“减负”绝不该总是空喊
  • 作者:Author  【摘 要】 《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2013年9月4日再次征求意见稿)出来后,家长、老师、校长和专家们对《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说法很多,减负之所以不能落实,不仅仅与当今的家庭结构和社会大环境密切相关,恐怕也应该是一些学校乃至家长和社会空喊“减负”,拼命死抓应试教育,严重忽视孩子的道德、品格的培育的直接恶果。
      【关 键 词】 减负; 说法;升学;空喊
      【作者简介】 董旭午,江苏省泰州中学,江苏省特级教师。
      中图分类号:G62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0568 (2015) 19-0033-02
      最近,看到了《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2013年9月4日再次征求意见稿),也看到了一些评论,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人讲,仅仅这十条规定还很不够,还应该关注得再宽一些。我要说,有这十条就很不错了,关键并不在于关注的宽窄,而在于是否能落实到位。据报道,有教育机构对这十条规定展开了社会调查,结果不大令人乐观。请看家长、老师、校长和专家们的说法:
      家长们有说法。为了可以进入一所优秀中学,从课业到特长,加班加点学习成了家常便饭。看到孩子这么小就这么忙碌,我们也心疼。但孩子们现在轻松了,到了升初中的时候怎么办?过去一直喊减负,结果孩子一个班也没少学,无论是哪个升学阶段,都得拿考试成绩说话。有的学校就实行“快乐教育”,每天没有纸本上的作业。但家长们都担心孩子初中跟不上,就天天自己给孩子留作业。所以,即使减负规定出台了,恐怕也没多少人会去遵守的。
      老师们有说法。能不能减下来,规定能不能落实,光做漂亮的规定却不去落实,督查还是睁一眼闭一眼地走过场,减负只能是空谈,高考指挥棒毕竟牢牢地掌握着孩子们的命运。这次减负十条出台,确实是这么多年减负工作中步子迈得最大的一次。但是,各级教育部门能否真正加强监督,把措施落到实处,还孩子们一个快乐无忧的童年,恐怕还是个大问号。如果不促进义务教育学校均衡发展,不推进中高考制度改革,就不可能解决好根本性问题。从小学到高考,这是一个连续性非常强的教育过程,小学减负了,中学课程仍然不变,家长怎么肯让孩子放下负担呢?
      校长们有说法。现在很多学校追求升学率、违反“减负令”,是校长们担心“减负”把学校的牌子砸了,负不起这个责任。同时,有些学校学生成绩与教师绩效工资紧密挂钩,老师绩效减不下负担来,学生的负担又怎能减下来?中小学减负是个顽症,按理说,应该中小学一起减负才对,但现在的“减负十条”只针对小学,是不是在给人一种感觉,中学就可以“不减负”了?
      专家们有说法。在目前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的情况下,减负不可能一蹴而就。减负缺的不是形式主义的口号目标,而是有真实效果的实际行动。负担过重不仅让处在发育期的孩子身体劳累,还会引发一些心理问题。不论是家长还是学校,更多偏重的都是儿童的认知层面的成绩,而对于儿童心理层面的关注长期缺位。现在的孩子通过各种渠道接触的事物要比过去复杂很多,波及心理层面的影响更加深刻,巨大的压力和关注缺位,非常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减负是个系统工程,不仅仅是学校一方的事情,需要家庭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不然这个规定可能和过去的许多减负政策一样最终落空。
      可见,家长、老师、校长和专家们对《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说法很多,这也就意味着真正落实起来难度非常大。同理类推,初高中减负的最大阻碍也应该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国家的高考制度存在等问题。如此推演一番,我国中小学生“减负”的问题就该是无法根治的顽疾了,就应该永远天经地义地存在下去了——甚至还愈演愈烈!
      如果我们总是这样争议、推演下去,就是一千年以后仍可以找到很多不可实施或无法落实“减负规定”的理由,因为教育资源不可能绝对平衡,这种唯一公正选拔人才的高考制度不可能取消。说一千道一万,根子问题就是我们都“目中无人”,心里装的根本就不是孩子的个性发展、身心健康和美好未来!我们都在这样认为:只有高分数才是衡量学生品学的唯一标准,只有考上好大学的学生才算是优秀人才,至于孩子这一辈子怎么处世做人,如何去博爱担当,创造奉献,健康发展,做一个对他人幸福、社会文明、民族富强有用的健全人,则往往不去考虑了,甚至认为是在唱理想主义的高调。请问,从家长到校长、老师,再到专家和领导,如果骨子里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已经形成了一种集体无意识,再好的“减负规定”都可能是没用的。我们看到的总是各种“外力”如何如何强大,岂不知我们的意识和观念才是根本的内因。
      请听十年前“两会”代表的声音:“现行中小学教材和教学大纲规定的不合理的教学任务,是让中小学学生负担过重的基本原因。不从这个源头上抓“减负”,娃娃们的负担怎么能减得下来?”;“国家三令五申要减轻中小学生负担,但是现在五花八门的辅导班、补习班等加重学生负担的事情却依然没有减少,这种新的负担也该减下来!”;“现在小学生已经开了13门课,课表都排不开了,负担怎么降?”;“我国17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已超过3.67亿,数量居世界首位。近半数的未成年人数量就是1亿多人,1亿多人睡眠不足,每天缺少1小时,并不是一件小事。”……十几年后呢,2014年“两会”代表仍依旧热议:“上学负担很重,晚上一般11点半睡觉,一个寒假做了73篇试卷”;“现在一个初中生的书包有时竟达10多斤,不可思议,学生负担要真正‘减’下去了”;“《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2》显示,城市、县城和乡镇中学生参加课外辅导班的比例分别达到58.4%、42.7%和38.4%,日均锻炼时间少于1小时的比例分别为66.5%、68.8%和73.7%。初中学生的总体近视率高达45.4%”;“有条件的家庭,我建议,女孩子初中毕业就送到国外去留学,男孩子高中毕业就送到国外留学,这是家庭父母对孩子的‘自救’方式之一”;“中、小学本来是人生最快乐的阶段,应该让孩子们玩得开心、快乐,可是我们人为设置了很多目标,把本来青年时期才开始的竞争提前到幼年、少年时代,考上大学以后,前途大致上有了保证,厌学情绪开始释放,反而拒绝再努力学习”。
      有专家称,学生负担重的原因很多,比如,父母对子女的期望越来越高,希望子女成为社会精英;高考及就业制度没有得到根本意义上的改革,社会职业不同影响生活质量甚至命运;很少有学校能做到不以学生成绩评价老师的工作业绩;每个家长都担心减负会影响到未来的小升初、中考、高考。还有专家讲,中小学生学习负担重是教育体制特别是考试评价体制设计的问题。考试评价体制颠倒了教育手段和目标的关系,把考试手段变成了培养目标,把培养目标变成了空喊口号,把考分作为对学校、老师、学生的唯一评价标准。更有专家说,政府部门应该改变教育现实,一方面,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另一方面,改革中高考制度,建立多元评价体系。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是,不管是推进义务教育均衡,还是改革中高考制度,都要求政府部门放权,可放权无疑动了政府教育部门的奶酪。
      作家刘墉曾讲:“今天有多少孩子跟父母讨价还价,既要美式的自由,又要中式的宠爱,却没有美国孩子的主动,又失去了中国传统的孝道。然而这批孩子进入社会后,既要美式的公司福利,又要中式的铁饭碗,却没有美国员工的自修和中国传统的忠诚。从小讨价还价,长大失去原则,该讲情的时候讲理,该讲理的时候说情。”多么深刻的表述!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当代中小学生的灵魂之弊。这种“灵魂之弊”,不仅仅与当今的家庭结构和社会大环境密切相关,恐怕也应该是一些学校乃至家长和社会空喊“减负”,拼命死抓应试教育,严重忽视孩子的道德、品格培育的直接恶果。
      (编辑:杨民)
打印】【收藏】【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