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研中心>>教育思考>>正文
让语文长成语文的样儿(转载)
编辑:滁小杜海燕 发布时间:2018-12-13 【 】【打印】 阅读次数:109
 段增勇,四川省普通高中教育研究所语文教研员,在《语文建设》《语文学习》等刊物上发表论文数十篇,坚持教育随笔写作,编著各类图书多部,现为四川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普通高中课程改革语文学科专家组组长,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硕士生导师,全国高考四川阅卷场语文学科指导委员。 
  石焘(东北师大附中朝阳学校语文教师):段老师,我读过您的很多文章,我觉得您的语文教学思想的核心就是让语文回归,回归到品味语言文字上来,这一点您能认同吗?如果您能认同的话,我想了解您心目中的语文是什么?您觉得理想的语文应该回归到哪里? 
  段增勇:石焘老师好!感谢您的采访。让语文回归,让语文走向回归之路,回归到语言文字的家园,不能算是我的语文教学思想,只能说是一点思考。而思考这个“回归”,也是在自己的语文教学实践之路以及语文教研之路上渐渐明朗起来的。 
  回想起来,经历了三个阶段。1985年,我走上语文教学之路,完整教完三年一届的高中88级,又被安排接替别的老师教高中89级,随后又被安排教高中90级补习班。也就是教高中90级补习班这一年,让我发生了一些改变,这也是我的“回归”思考的第一次起步,但是很朦胧。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語法教学成为一种热潮,更多言语形式或者言语结构上的分析,让学生感觉很枯燥,很乏味。我就在想,既然语法很重要,形式分析或者结构分析又必须教,然而又如何能让学生发生兴趣,学有所获,这很困惑我。我就想,一定得找个好的路径,我就想到语法的形式或者结构分析,多是从言语的外在形态入手,实质上是为了理解内容本身。因此,我就结合了言语内容的理解分析判断等等,来进行语法教学。结果,教学变得有趣味了,因为思维的含量丰富了,言语的品味也强化了。所以,我就开始了对修辞学的关注和引入,高中90级补习班,我就特别把修辞学的相关内容引入到我的语文课堂教学中来。这也得力于1986年,我看了王德春教授的《修辞学探索》,书很薄,仅仅128页,但是语境这个概念从此深入我心。1989年下半年开始,我像是着了魔一样,开始了修辞学的学习,一边学一边引入课堂教学,即便是生吞活剥,也像是找到了带动学生进入言语世界的金钥匙,尤其是语境、语源、意源、语体、语思、语脉、语感等等一些概念也渐渐生根我心。 
  从此而后,陈望道的《修辞学发凡》,倪宝元的《修辞学习》,张弓的《现代汉语修辞学》,王德春的《现代修辞学》,王希杰的《汉语修辞学》,郑远汉的《现代汉语修辞知识》,李裕德的《新编实用修辞》,宗廷虎的《修辞新论》以及新加坡学者郑子瑜教授的有关修辞学的散论,只要是修辞学方面的有关著述或者文章,我总是贪婪吸纳。还得感谢《修辞学习》这个杂志,零碎的散篇,对于我也是一种补养。1990年有关修辞学的学习和相关内容引入教学,开启了我对于语文教学的言语现象的关注和思考,开启了我对于语文教学经由言语教学深入阅读理解与写作表达的一些探索。高中92级,高中93级送毕业后,我坚决要求从高一年级教起,就是想拥有完完整整的属于我自己的三年高中语文教学,这一年我对于教材也进行了大胆取舍,对于教材开始了分门别类的整合,在一种类属关系系统的建构里,努力实践鲁迅先生所说的“分类有益于揣摩文章”的主张。可是,1994年秋,我被行政部门硬性调离高中教学岗位,进入行政管理行列和电大普专班的专职教师行列。 
  三年而后的1997年,我调到成都,从山区教育走向了都市教育,三年完整的都市高中教育,让我继续在我所执念的“语文样儿”和“语文状态”方面进行着我的语文教学追求,因为高中90级所开始的一手抓分数一手抓语文能力已经让我享受了尝试性的成功,觉得是一条可走而且能走好的路。因此,1997年至2000年的高中2000级,在语文教学方面,没有像更多老师那样走分数的路,走应试的路,依然在广泛阅读和自由写作的层面与学生互动了语文生活和语文学习,而我被质疑甚至被担心的状况时有发生,但是我的一些家长,尤其是有远见卓识的家长,常常在家长会后特意表达他们的看法,要我坚持走我的路。“陌生人,你温暖了我的情怀”,这样的感受就是来自家长的信任和鼓舞。2000年高考结束的当晚,我回想我15年来的语文教学,写下了长诗《语文教师回避尴尬和实现精彩的思考》,其中“语文教师,你的宿命在语词的密林”成为我的一个清醒认识,这也是1990年后的十年来的困惑谜题的彻底破解,更加坚信了言语根性的语文教学思考。 
  1990年的萌芽,2000年的生根,从此开始了有意识的追求,真正发生根本性改变和转变的,则是2000年秋开始的语文教学课堂,这也许是我一生中最值得骄傲和沾沾自喜的语文课堂教学。不仅仅课堂教学形式格局发生了变化,而且课堂教学行为也发生了诸多变化。语文学习的内容更丰富了,语文学习的形式更多样了,语文的内在质感更加鲜活了,学生在课堂上的积极主动思考更见成效了。诸如课前三五分钟的“唐诗鉴赏”,每周一次的“作文活动课”,所有文言文和古典诗歌必须背诵,每周一篇随笔,要求学生读完整的书或者追踪任何一个自己喜欢的作家读下去,每学期至少读二至三本原著,每学期至少持续性读一位作家的著作,自己选择话题和议题进入研究性学习状态并写成研究性文章等等。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所教过的三个年级,高中2000级,高中2003级,高中2004级,每个年级都有学生发表文章,尤其是高中2000级,不仅发表,还在大赛上获奖。高中2003级,虽只教学了一年,但是至今的传说还是那样的生动活泼。 
  2004年,我成为了省级高中语文教研员,面对一线教师的实际状况,结合自己教学经历的思考,甚至专注于语文本体的思考,在全省范围内努力发出了自己的呼喊:“回归语文本身”,回归“言语根性”。当然,不仅仅是就言语教言语,而是经由言语的教学顺理成章于思维训练,审美教育和文化浸润,因为言语活动是人的生命活动,是人的成长和发展的一种奠基和支撑。语文学科的学习,对于生活,对于生命,对于人的存在,富有支撑,富有提升,是奠基性的,也是发展性的。而这一切,尽都包孕于语言文字的内里,蕴藉于内,出之为言,发之为声,言为心声,每一句话里都有一颗心灵,每一颗心灵都是一道风景,生命的风景,人文的风景,文化和文明的风景,思想品德的教育正也蕴藉和涵养于语言文字的具体感受和深刻领会。总之,我们的语文教育,要回到学生本身,回到语文本身,回到教师本身,致力于三维一体的融合状态的追求,回到中国传统文化,回到现实生活,回到人的灵魂世界,充分彰显语文学科富含的特质和特殊魅力,沉潜涵蕴在汉语言文字的美好,深刻开掘在“文字、文辞、文章、文学”所包孕的“文化、文明”的精髓。

  



打印】【收藏】【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