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研中心>>教育思考>>正文
深度阅读“深”几许(转载)
编辑:滁小吴雯 发布时间:2018-11-01 【 】【打印】 阅读次数:103

 在我国广大地区,特别是西部地区,由于各种因素,纸质图书始终是阅读的主要形式和媒介。但是,在互联网的冲击下,纸质图书没落了。在不抵触以移动客户端为主的电子阅读的前提下,一场以“纸质图书、整本书阅读”为主的学校阅读教学综合改革悄然进行着。   

一、阅读长廊——倡导随意性阅读   

在学校较为清净的实验楼和办公楼一楼楼檐下,数十个绿色的开放式书架一字排开,每个书架上贴着红底黑字的书签,标明书目类别,书架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适合学生阅读的各类书。没有书桌,没有坐凳,也没有面孔森严的图书管理员。不少学生手拿一书,或站或倚或蹲,惬意而又随意地阅读着。初夏的阳光半掩进长廊里,照在一部分学生的身上,阳光也好像弥漫着书香味儿。这是水洛中学的“阅读长廊”,小小的校园一景折射出学校教育发展的重大变革。   

“阅读长廊”被学生称为“心灵牧场”,这个称呼恰切而形象,也道出了创设“阅读长廊”的初衷——倡导随意性阅读。这种阅读方式的好处显而易见,可以充分利用学生“碎片化”时间,可以随时随地拿到想读的书,随时进入阅读状态,不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倡导全民阅读,建设学习型社会,作为一项国策已经连续五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阅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在一段较长的时期内,“学生阅读”似乎是一种较为奢侈的教育理想,存留在文件、报告、计划、标语上面。为吸引学生阅读,培养阅读的兴趣和习惯,各地各校使出了浑身解数,制定各种各样的方案,举办花样繁多的活动。这看上去轰轰烈烈,很热闹,但是热闹过后,现状依旧——阅读兴趣缺失、阅读数量偏少、阅读内容随意、阅读方法不当、阅读品质偏低。“语文课程标准”提出的“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书”的阅读理想依然是昨夜昙花。回归传统的阅读,非功利性的阅读,这样的阅读状态在学生学习生活中很少见到,倒是学生中“手机控”越来越多,作文中网络流行语越来越多。   

一项调查数据表明,制约学生校内阅读的主要因素是“图书馆借书不方便,手续繁琐”,占31%;第二因素是“想读时,手边没有书”,占23%;第三因素是“有书,没时间读”,占18%;第四因素是“没有读书的氛围和环境”,占16%;其它因素占12%。基于此,“阅读长廊”诞生了。教学层面,相应的观念也在形成:“不要把阅读看得很神圣,它就像人们呼吸空气一样”;“‘随便翻翻’也是一种阅读方式,不一定要勾勾划划,不必非得记读书笔记”;“‘不动笔墨不读书’对我们现代学生来说要求太高了,大家不必在意”……这样的阅读提示语已经成为语文教师的口头禅。“阅读长廊”吸引了大量平时不太爱读,或浅阅读的学生,据不完全统计,每周在“阅读长廊”阅读或随便翻翻的学生达到2100多人次,部分学生在校周阅读时间达到300分钟,周阅读量达到18000字以上。  

 “阅读长廊”采用学生自主管理形式,每班分配一架书柜,学生负责自编书目、自己选书、整理书籍等;图书管理员采用轮流制,让每一个学生能够亲近书;没有借书单,因为“阅读长廊”里的书不外借,需要带走、拿回家借阅的图书有图书馆通道,目的就是充分利用课间时间,学生只要在书柜前浏览一下书目,或者“随便翻翻”就达到了学校创设“阅读长廊”的初衷了。   “阅读长廊”带来的另一个积极的附带红利是,校园内课间追逐打闹、无所事事的学生明显减少。诚如一名学生作文中的一句话所说的:“只要心灵有所栖息,身体也不再流浪”。   

二、“深度閱读”——信息化时代的阅读突围   

深度阅读这一概念的内涵是相对于网络移动客户端基本普及而来的“碎片化”阅读,适应应试教育的“功利性”阅读,学生沉迷于充斥言情、暴力等不良内容的“沉迷式”阅读等非正常的阅读现象而言的。它基于学生的终身发展,阅读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有人说:“看的是书,读的是整个世界”,这就是读书的最高境界。对,给学生一个完整又丰富多彩的世界,一段凌驾于物质世界之上的人生,一个高贵又睿智的灵魂,一副穿透厚重的黄土、穿透历史与时空的眼界,这就是“深度阅读”的价值所在。   

深度阅读的“深”首先体现在阅读方式由浅入深的分层设计上。学校创设了“阅读长廊随意性阅读——阅读课堂教读——图书室研读”这三种阅读方式。三种方式遵循教育学、心理学原理,“阅读长廊”随意性阅读体现“亲近——兴趣”原则,让学生接近书、亲近书,点燃读书的兴趣;阅读课堂教读体现“方法——选择”原则,语文教师结合语文课本上的阅读教学编排意图,通过课堂上教师的指导,让学生系统掌握阅读的方法,并针对不同的阅读兴趣、阅读目的选择适合的书目;图书馆研读体现“感悟——笃行”原则,使有实际需求的学生,通过图书馆借阅,利用较长的时间读完整本书,潜心研读,深切感悟,并由书本走向生活。   

深度阅读的“深”还体现在针对不同的学生进行分类阅读。“阅读长廊”随意性阅读主要面向不爱读、对读书没有兴趣的学生,通过校园环境的熏陶、同学的感染、管理员制度的引导促使他们有机会接近书。阅读课堂教读面向全体学生,作为学习任务,学生必须参加,在被动或主动的课堂教学中,全体学生参与到阅读实践中。图书馆研读主要面向部分热爱读书的、或带有研究性阅读目的的学生,学校为他们大开方便之门,敞开图书馆大门,随便挑拣,并不受时间限制。   

深度阅读的“深”,还体现在阅读书目的分层推介上。阅读长廊主要摆放通识类、休闲类、入门级的书籍,阅读教室主要摆放语文课本上指定或推介的经典书籍,图书馆主要存放专业类、俗话说的“大部头”的书。   

“深度阅读”的“深”,还体现在四个维度的整合和推进上,这四个维度是:课内和课外、校内和校外、书内和书外、电子书和纸质书。阅读必须要沟通课内和课外,校内和校外,这两个维度毋庸赘言。第三个维度——书内和书外,强调的是书本知识和现实生活的结合。传统文化中秉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观念,它依然闪耀着古朴的教育真理的光芒,与当代教育的最新理念相契合。学校很早就组织学生开展研学旅行活动,最近更将阅读和研学旅行深度整合。“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学校倡导“行一段路,读一本书”。“三馆一山一城寻春游”(“三馆一山一城”指本县的博物馆、图书馆、中国梯田化模范县纪念馆、二郎山、宋堡古城)、“大地湾寻根游”、“会师楼上寻圣迹”等研学旅游活动几乎成为学校的传统教育项目。第四个维度是传统和现代的整合。移动互联网时代,获取书籍的方式变得多样化,从纸质图书到电子书再到音频听书,阅读离我们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近,但是“碎片化”阅读在割裂学生生活的同时,又让学生离“深度阅读”越来越远,纸质图书门前冷落车马稀。近些年的现状是,图书馆的藏书近于封禁,阅览室很少有学生问津。墨香恒久远,捧卷阅读的状态不只是一种精神境界,不但在现在,而且在将来,它永远会是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学校坚信,纸质图书永远不会被电子书、在线阅读淘汰。基于这种信仰,学校大力推行以纸质图书为主的深度阅读,这只是还纸质图书应有的价值和地位,并没有抵制电子书、线上阅读的意图——这是逆时代潮流的不明智之举。在尽力消除移动互联网给学生的消极甚至有害影响的同时,学校不薄今人爱古人,鼓励、支持有条件的学生充分利用电子书或线上阅读,享受科技给阅读带来的便利和乐趣。   

三、阅读课程化——回归阅读传统的破冰之旅   

2018年3月,学校三间“阅读教室”建设完成,标志着阅读课程化探索实践的序幕拉开了。阅读教室既有普通教室的所有设备、功能,又有鲜明的“阅读”特色,最显眼的是靠墙摆放的书柜、书柜上摆设的书籍,和墙上激励读书的标语。随即学校开设了阅读课,与语文课在课程表中明确分开,并要求所有阅读课必须在阅读教室上。不太奢华的三间教室,却使“课程标准”中关于阅读的目标要求得到切切实实的落实,语文教师关于阅读的种种设想也有了催生的土壤,阅读教学改革实践就此自然而然地在一线教学中展开了。群文阅读、整本书阅读、非连续性文本阅读、文本细读、沙龙式阅读……各种阅读教学方式、甚至一些闻所未闻的名词、概念突然走进课堂,如百花齐放,使校园满园书香。   

“沙龙式阅读”是学校语文教师自创的一种课外阅读方式,以班为单位,同班学生自愿参加,它是一种非正式的松散的学校团体,成员自愿参加,而非必须参加;入团只需打一声招呼,退团可以不声不响走人;时间、地点选择随意,可以是学校某一时间、某一地点,也可以是节假日校外某一地点。团体内提供一种接纳、肯定、非裁判的气氛,同时让成员具有归属感;这种方式提供了让成员阅读以前想读却未读的好书,或是在成员的启迪下以另一种观点再次阅读的机会;沙龙式阅读强调积极倾听别人的说法,是获取不同的学习、思考,甚至生活的路径。   

阅读课堂教学当然主要体现“课程标准”对阅读的要求和目标,但也打下语文教师自身的烙印。喜爱古典文学的教师,课堂上优秀传统文化经典多一些;擅长诵读的教师,阅读课堂常常传来吟诵的声音;如果是班主任角色的教师担任阅读教学,励志类书目会在课堂上出现的多一点……在阅读课堂上,学校欢迎个性化教学,阅读本身是一种经验性、个性化的活动,教师以自己的气质、兴趣、特长感染、熏陶学生,又何尝不是一种教育规律呢?“个性化教,个性化读”成为信息化社会中,迷失于海量信息而无所适从的阅读教学的一剂醒世良方,成为滚滚信息洪流中的一股清流,谱写出一曲回归传统阅读的乐章。

打印】【收藏】【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