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研中心>>教育思考>>正文
《变色龙》优秀教学设计
编辑:滁小张智明 发布时间:2018-09-30 【 】【打印】 阅读次数:132

一、教学目标

1.学习本文通过鲜明生动的对话表现人物性格的写作方法,了解契河夫小说善于以日常生活的平凡事件揭露社会本质的特点。

2.认识沙皇俄国社会的黑暗和“变色龙”这个典型人物的社会意义。

3.培养学生的口头表达能力。

二、难点、重点分析

1.本课的结构是怎样划分的?

分析:第一部分(1~5段)写警官奥楚蔑洛夫遇到了一场乱子——狗咬伤人这一案子的发生。(开端)

第二部分(6~27段)是全文的重要部分。作者以极其辛辣的讽刺手法对奥楚蔑洛夫处理案子时的声色变化作了鲜明的对比,揭露了他的媚上欺下,看风使舵的丑态。(发展和高潮)

又可分六个层次:

第一层(6~8段)不知是谁家的狗。做出第一次判定:弄死狗,罚狗的主人。

第二层(9~13段)有人说:“是将军家的狗”;做出第二次判定:狗是无辜的,“原告”讹诈。

第三层(14~17段)有人说“这不是将军家的狗”;做出第三次判定:狗是“下贱胚子”“原告”受了害,要教训狗的主人。

第四层(18~20段)有人说“是将军家的狗”;做出第四次判定:狗是娇贵的动物,要以自己的名义派人把狗送到将军家去。“原告”受斥责。

第五层(21~23段)将军家的厨师说:“我们那儿从来没有这样的狗”;做出第五次判定:“这是条野狗”,“弄死算了”。

第六层(24~27段)将军家的厨师说“这是将军哥哥的狗”;做出第六次判定:小狗“怪伶俐的”,“好一条小狗”。

第三部分(28~29段)写奥楚蔑洛夫审理案子结束,小狗被带走,赫留金受到讪笑和恐吓。(结局)

2.综合时代背景及主人公的性格特征,分析本文反映了怎样的社会意义?

分析:像奥楚蔑洛夫这样的媚上欺下看风使舵的走狗、奴才,可以说是当时沙皇腐败统治的产物。作者以极端憎恶的感情,用尖锐辛辣的笔触揭露了这些走狗、奴才的丑态和肮脏的灵魂,用以揭示沙皇统治的腐败黑暗。这是作者塑造“变色龙”——奥楚蔑洛夫这样一个典型所具有的社会意义。

3.讨论“军大衣”这一细节描写在作品中的作用。

分析:“新的军大衣”是沙皇警犬的特殊标志,也是他装腔作势、用以吓人的工具。

“脱”、“穿”军大衣的细节,既表明了奥楚蔑洛夫借此为自己的变色争取时间,进而为再次变色作准备,又揭示了他看风使舵的狡猾的内心。

4.作者怎样用对话生动地表现了人物的性格特征?

(1)对老百姓的话,表现了奥楚蔑洛夫大耍威风、欺下凌弱的性格特点。如:

“我绝不轻易放过……”“我要好好教训他一顿”“我要拿点颜色出来”“混蛋”“猪崽子”

(2)对上司说的话,表现他奴颜媚骨、趋炎附势的性格特点。如:

“这是他老人家的……”“就说这狗是我找着,派人送上的”“娇贵”“伶俐”

三、教学过程设计

(一)作者简介和解题。

安东?巴夫洛维奇?契河夫(1860~1904)是19世纪末俄国著名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写过七百多篇小说,还写了很多剧本。他的作品在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契诃夫的祖先原是农奴,父亲曾开过一个小食品杂货店,最后小店破产。契诃夫的少年时代饱尝了人生的忧患和穷苦的滋味。他对当时黑暗的社会现实,有深切的感受和认识,他的作品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变色龙》是他早期创作的一篇讽刺小说。

解题:指导学生看注①。变色龙是一种什么东西?(学生回答)小说的题目《变色龙》是不是写蜥蝎呢?不是,而是用变色龙来比喻小说中的主要人物,他是谁?奥楚蔑洛夫。作者把小说主人公奥楚蔑洛夫比作变色龙,并用它作题目,我们学习了课文以后就会明白,这是有深刻意义的。

(二)检查预习。

(挂小黑板,给加点的字注音;解释词语,齐读一遍)正音:筛shāi逮dǎi(复合词“逮捕”读dài创)崽zǎi

盛满chéng(盛是多音多义词,还可读shèng,如旺盛)醋栗lì(写“栗”字时要注意字形,下面是木字,不要写成“粟”sù)畜生chù(畜还可读xù,如畜牧)乞丐qígài魁梧kuíwú戳chuō无赖lài解释:无精打采:形容不高兴,精神不振作。无缘无故:没有原因。异想天开:指想法很不切实际,非常离奇。荒唐浮夸,不正确,不实在;又指行为放荡没有节制。文中主要用前一个含义。荒谬:有荒唐错误、非常不近情理之意,但无“荒唐”的第二个含义。

洋溢:情绪、气氛等充分流露。伶俐:聪明灵活。

名贵:珍贵,难得。娇贵:把某人某物看得十分贵重而使之处于娇生惯养的地位。径自:自管自,任意地。

坎肩:无袖的衣服,即背心。下贱坯子:意即贱种。

(三)分析文中描写奥楚蔑洛夫后四次对话的内容。

提问:奥楚蔑洛夫的第三次对话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通过这次对话可以看出此人思想性格的什么特点?

明确:在巡警说了自己“拿得准”这条狗不是将军家的这句话之后,奥楚蔑洛夫说了这番话。

通过他的这番话可以看出此人:1.翻手云覆手雨,恬不知耻。一听巡警说:“拿得准”狗不是将军家的,他马上就摇身一变,舌头一转,改变了说法:“你呢,赫留金,受了害,我们绝不能不管。得好好教训他们一下!是时候了。”2.阿谀奉承,奴颜媚骨。提及将军家的狗,他的话是“将军家里都是些名贵的、纯种的狗”,夸赞不已,媚态可掬。

提问:奥楚蔑洛夫的第四次对话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通过这次对话可以看出此人思想性格的什么特点?

明确:在巡警说了“不过也说不定就是将军家的狗……前几天我在将军家院子里看见过这样的一条狗”这些话,有人接着也说“没错儿,将军家的”之后,奥楚蔑洛夫说了这番话。

通过他的这番话可以看出此人:

1.讨好卖乖,巴结逢迎,奴才相十足。当他断定这条狗是将军家的无疑以后,他又是摇身一变,态度大改,当即吩咐巡警:“你把这条狗带到将军家里去,……就说这狗是我找着,派人送上的。”一副向主子买好邀功的嘴脸,其态可鄙。

2、跋扈凶恶,粗野蛮横。他随口谩骂指斥赫留金:“猪思子”,“你这混蛋,把手放下来!不用把你那蠢手指头伸出来!怪你自己不好!……”

提问:奥楚蔑洛夫的第五次对话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通过这次对话可以看出此人思想性格的什么特点?

明确:在将军家的厨师普洛河尔说了“我们那儿从来没有这样的狗”之后,奥楚蔑洛夫说了这番话。

通过他的这番话可以看出此人阿谀谄媚、讨好逢迎的奴才本性。“既然普洛河尔说这是野狗,那它就是野狗。弄死它算了”,在将军家的厨师面前,他显得是多么的恭顺服帖,应和不二。

提问:奥楚蔑洛夫的第六次对话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通过这次对话可以看出此人思想性格的什么特点?

明确:在将军家的厨师肯定了“这是将军的哥哥的狗”之后,奥楚蔑洛夫说了这番话。

通过他的这些话可以看出此人趋炎附势、奉承逢迎、献媚取宠的奴才本相。一听厨师肯定狗乃是将军的哥哥的,他的表情即刻变成满脸堆笑,“整个脸上洋溢着含笑的温情”;他唱开了赞歌,献上了谀词,“哎呀,天!他是惦记他的兄弟了……可我还不知道呢!这么说,这是他老人家的狗?高兴得很……把它带走吧”;他连连夸奖小狗,“这小狗还不赖,怪伶俐的,一口就咬破了这家伙的手指头!”

提问:普洛河尔带着小狗走了,警官奥楚蔑洛夫所谓“我绝不轻易放过这件事”的故事到此已是结束,而文章为什么还写最后一段?从全文看,奥楚蔑洛夫这个人物思想性格的本质特点包含哪两个方面?

明确:文章最后一段写奥楚蔑洛夫在离开广场前对赫留金恐吓说:“我早晚要收拾你!”这里突出刻画出这个沙俄警官专横凶狠的丑恶嘴脸。

奥楚蔑洛夫这个人物思想性格的本质特点包含两个方面:他是沙俄统治的爪牙,在上层权势面前奴颜婢膝,俯首帖耳;他是沙俄统治的代表,在广大群众面前专横凶狠,作威作福。鲁迅先生有两句话描写剥削阶级的“走狗”:“它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这两句话可以借用到这个沙俄警官身上。

(四)学习本文巧妙的构思、辛辣的讽刺。

这篇小说构思巧妙,情节曲折跌宕,戏剧性强,故事波澜起伏,引人入胜。奥楚蔑洛夫每次刚对他定要依法严办这狗咬伤人一事的表态,马上就出现新的情况,逼他陷于尴尬之境,而他就立刻摇身一变,调转舌头,作出相反的表态;他刚一作出相反的表态,马上又出现新的情况,又逼他陷于尴尬之境,而他又立刻摇身一变,另是一套腔调。就这样,他翻来复去的改口,反复无常的变化。小说巧妙的构思,生动的描写,对这个专横粗暴、厚颜无耻、见风使舵、奴性十足的沙俄警官的丑恶作了淋漓尽致的揭露和幽默辛辣的嘲讽。

这篇小说通过对奥楚蔑洛夫这个沙俄统治代表人物的描绘,无情的揭露和讥刺了腐朽黑暗的沙俄专制统治。19世纪80年代,沙俄强化警察制度以图加强腐朽黑暗的专制统治,而造成人民苦难重重,社会萧条残败,这正是作于1884年的《变色龙》这篇小说所要反映和揭露的社会现实。

(五)分析文章第1、2段内容。

提问:文章头一段写了哪些内容?反映了什么?

明确:头一段写了两个内容:一是主人公奥楚蔑洛夫出场,交代了他的身份,“警官”,“穿着新的军大衣,提着小包”;二是描写故事发生的地点环境,“广场上”,“一片沉静”,“一个人也没有”,“商店和饭馆的门无精打采地敞着”,“门口连一个乞丐也没有”。这些描写反映了沙俄强化警察制度,加强专制统治,市面萧条冷落,死气沉沉的社会现实。

提问:第2段中写奥楚蔑洛夫忽然听见叫喊声:“好哇,你咬人?该死的东西!伙计们,别放走它!这年月,咬人可不行!逮住它!哎哟……哎哟!”这叫喊声是谁发出的?何以见得是这个人发出的?

明确:这叫喊声是赫留金发出的。其根据是:1.从后文看,赫留金被小猎狗咬伤了手指头,他正怒追这狗,边追边喊,他追上抓住这狗以后,才有人出来观看。已“哎哟……哎哟”,这是赫留金被狗咬伤的疼痛声。

(六)分析文中描写奥楚蔑洛夫前两次对话的内容。

提问:奥楚蔑洛夫的第一次对话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他为什么“严厉地”说话?通过这次对话可以看出此人思想性格的什么特点?

明确:在赫留金向他诉说了自己无端被狗咬伤,提出自己的要求之后,他说了这番话。

奥楚蔑洛夫说话“严厉”,是要摆出一副他对此事定加“严办”的姿态。此外还另有原因。赫留金的诉说“长官,就连法律上也没有那么一条,说是人受了畜生的害就该忍着。要是人人都这么让畜生乱咬一阵,那在这世界上也没个活头了”这里话中有话,“人受了畜生的害就该忍着”,“让畜生乱咬一阵”,一语双关,赫留金在这里不仅是在骂狗,更是指骂如畜生一样乱咬人的人。奥楚蔑洛夫听了自然明白其意,他在挨骂,岂能不火冒三丈,但他此时却不好公开发作。于是,他窝一肚子火,冲着赫留金“严厉地”说话了。

通过奥楚蔑洛夫的这次对话可以看出:1.他惯于装腔作势,故作姿态,煞有介事地摆出一副一定要依照“法令”办事的公正姿态。“我绝不轻易放过这件事!”要叫狗的主人受罚,“拿出钱来”。2.他动辄显示自己的威风,炫耀自己的权力,大摆官架子。“我要拿点颜色出来给那些放出狗来到处乱跑的人看看”,“我要好好地教训!他一顿!”3.此人专横跋扈,说话粗野。“等到他,那个混蛋,受了罚……”

提问:奥楚蔑洛夫的第二次对话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通过这次对话可以看出此人思想性格的什么特点?

明确:在有人说了这条狗“好像是席加洛夫将军家的狗”这句话之后,奥楚蔑洛夫说了这番话。

通过他的这番话可以看出此人:

1.见风使舵,面目可憎。一听有人说狗“好像是”将军家的,他立刻摇身一变,改换说法,显出另一副嘴脸,另一样态度:刚才骂狗为“野畜生”,现在改口了,“它是那么小”;刚才说赫留金的诉说、要求“不错、不错”,现在转换了腔调,“它怎么会咬着你的?”“难道它够得着你的手指头?”句句替狗说话,句句指斥赫留金。

2.专横妄断,面貌可恶。“你那手指头一定是给小钉子弄破的,后来却异想天开,想得到一笔什么赔偿费了。你这种人啊……是出了名的!我可知道你们这些鬼东西是什么玩意儿!”他信口雌黄,胡言妄断,硬说赫留金刚才的话是说谎。

(七)引导学生理解这篇课文的主题可分三个步骤:

1.讨论:奥楚蔑洛夫为什么要变来变去的呢?

点拨:(1)变色龙为什么“变”呢?(自我保护)(2)奥楚蔑洛夫自我保护的最好办法是什么?(欺下媚上,所以他才“变”)

2.讨论:在这样的警察统治下,沙俄社会是什么样子?重点指导学生研究第1段,从而对当时的社会有一个形象而具体的理解。(提醒学生注意其中的一些细节)

3.顺势总结本文的主题:作者创作这篇小说,就是为了塑造一个欺下媚上的奴才形象,借此揭露沙皇俄国社会的黑暗和腐败。

(八)总结课堂教学的思路。

写了谁的什么事?——表现出怎样的特点?(变)——怎么变的?——为什么变?——主要通过什么手段表现的?(语言描写)

打印】【收藏】【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