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研中心>>教育思考>>正文
“互联网+项目式学习”是现代教育变革的选择
编辑:滁小邓宇静 发布时间:2018-09-14 【 】【打印】 阅读次数:319

  何谓项目式学习?有别于传统学校教育以灌输知识为主的教学法,项目式学习强调营造一个真实且切身的探索学习历程,鼓励学生经由同侪间或与专业人士的合作式自主性学习,通过动手实做,解决生活情境中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并将学习成果对外公开展示或实际应用在真实的情境中,以培养新时代学生在人工智能时代所需的关键核心能力,即思辩能力、复杂问题解决能力、合作能力、沟通能力与创新能力。在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与工业4.0时代,项目式学习的这些特点,使它符合未来社会人才的培育需求。因此,当今各重要国际组织,如联合国、亚太经合组织、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以及各先进国家,无不重视项目式学习的推广与应用。 

  项目式学习要求学习者按问题的情境,以同侪合作学习的形式来设计并完成解决问题的作品,并公开进行测试或展示,以评估是否能真正解决问题,亦即希望作品的应用情境能呼应问题的情境。因此,项目式学习活动由三大区块组成:(1) 对问题进行探究与调查;(2) 根据问题情境提出解决方案,并进行实作以完成作品;(3) 公开展示与测试作品,以呈现应用情境。 
  最近数年,项目式学习虽也普受学校所重视,相关的教师培训工作也相当普遍,但由于受制于升学考试的压力与传统学校制度运作上的僵化,在学校校园内,项目式学习模式的应用与实施仍有很大的难度。平实而论,项目式学习在当前的学校教育环境下,仍仅是烟火式的短暂繁花而已,并无法成为永续或日常的制式学习或教学模式。即使是寥若晨星的实际应用案例中,也仅限于体验式或主题探究式的阳春型项目式学习,或称为假项目式学习。这类的假项目式学习模式,缺乏真实性的待解决问题与实际的应用情境,故学习活动结束时,也就没有具有意义的作品可供展示或测试。这类的项目式学习虽让学习者躲开听讲式的传统教学模式,并可以在学习历程中体验操作或分享学习成果的乐趣,但因学习历程的真实性与学习者的学习主导权或归属感太低,学习活动成为“作业”或是教师规划下的结构性活动,学习者并无法充分获得养成 5C 关键核心能力的机会。 
  在工业4.0与人工智能的时代背景之下,教育创新与课程改革刻不容缓,因此举世无不对项目式学习寄予厚望,但项目式学习在当前中国教育体制下所呈现的困境,实在令人忧心。纵观中国教育改革的历史,我们对目前项目式学习的发展前景,实在不容乐观。我个人曾以质性与大数据的量化分析方法研究明清科举制度下的文化与科学发展,研究成果中的科学性资料证明科举制度对民族的发展造成极大的戕害,而光绪三十一年下诏废科举,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一次教育改革与现代化。一个世纪过去了,明清科举虽废,但科举的窒梏犹在,只是四书五经不再是唯一考科。当举世各先进国家皆大力推动教育革新之时,我们现代科举对任何教育创新的的推动,皆形成制约。因此,目前的学校教育制度与教育内容,实不利于民族发展。而项目式学习以学生为中心 (student-centric) 的课程设计概念,和传统学校教育以教师教学为主 (teacher-centric) 的操作策略有极大的不同,再加上目前项目式学习模式仍无可供实行的客观学习成效评量方法,因此,实质的高质量项目式学习模式无法形成制度内的元素被永续地应用。 
  实施与应用项目式学习的另一项大阻碍,即为实施学习成效评量上的难处。项目式学习成效评量的标地,可分为知识的评量与能力的评量;知识的评量和学科知识有关,这属于传统教育的范畴,评量的实施与操作困难较少;而能力的评量即是5C关键核心能力或21世纪关键能力的评量,这方面仍属于新的领域,目前虽已有不少的自填量表或评分量尺 (Rubric),但这些评量工具一方面缺乏客观的信效度支持,另一方面则施测困难或人力成本太高,故在学习成效评量方面,仍无法获得妥善的解决。 
  目前已有一些项目式学习成效评量之研究性案例,在这些案例中,无论是采取质性或量化的评量方式,在知识评量与5C关键核心能力的评量两方面,实验组皆优于控制组,尤其在5C关键核心能力的表现上,实验组更是大大地优于控制组。但这些评量皆是在研究项目与专家支持下进行,其信效度虽没问题,但这些评量案例所采用的高难度或高成本实施方式,却不是一般学校日常所可实行的评量策略。 
  为了解决假项目式学习或阳春型的体验式学习模式的问题,我们若能将上述的项目式学习活动,重新定义为四大区块,应可提升项目式学习模式的质量,并能强化培养 5C关键核心能力的效能。(1)根据问题情境,应用互联网中的数字内容与数据进行探究,并提出解决方案。(2)按解决方案实作出作品。(3) 在实作作品的历程中,应不断应用互联网与信息科技进行交流与分享。(4) 将最终作品陈列于互联网中以进行公开的同侪评量,并应用多元的回馈回路与重要的相关人士持续进行互动与交流。这四个区块的学习活动,皆是紧紧依赖着互联网,因此,这便构成了互联网+项目式学习的内容与特色。 
  何谓“互联网+项目式学习”?它的英文名字应为Blended PBL,它的主要诉求是将项目式学习的学习历程或学习情境采用混合式的实施方式,亦即某些学习任务是在实体的校园或小区中进行,而有些学习活动则是在互联网中的学习平台上实施。 
  “互联网+项目式学习”的学习模式的特色是什么?为何需要“互联网+项目式学习”的学习模式呢?由于“互联网+项目式学习”的创新学习模式,系让部分的学习活动通过互联网来进行,也就是说,学习者的部分学习空间系在互联网的虚拟空间中,此举可让课程的设计更贴近真实的应用情境,也可让学习者有更大的弹性与挥洒空间。因此,学习者对学习历程与解决问题的方案更具拥有感。而就学校或教育主管单位而言,因“互联网+项目式学习”的应用模式,必须大量应用互联网进行创新性学习的推广应用。这正符合国家发展政策,而互联网虚拟学习空间或混合式学习模式的应用,也许能让项目式学习的应用更具弹性,这或许可以突破项目式学习目前在中小学推广与普及上的困境。 
  如何设计一门真正有效的“互联网+项目式学习”课程呢?除了要把握项目式学习课程设计的 6A 要素,即学术的严谨度(Academic Rigor)、生活情境与应用情境上的真实感(Authenticity)、学习者的自主权(Agency)、专业成人的参与(Adult Connection)、作品展用受众的界定(Audience)、多元评量 (Assessment Practice) 的应用之外,在学习活动设计上,更应把握前述之“互联网+项目式学习”活动的四个区块。就课程设计而言,项目式学习的学习活动三区块与“互联网+项目式学习”的四个区块,在本质上是有很大的不同,“互联网+项目式学习”模式可以获得下列优势。(1)可以真正落实项目式学习的精神,而避开假项目式学习的陷阱,达到课程改革与教育现代化的目标。(2)能更有效培育5C 关键核心能力。(3)发挥与善用信息技术设备与效能。(4)互联网的虚拟学习环境,让学习时空更为广阔,也带进更多元化的学习社群,让学习反馈与学习反思的效能更为提高。(5)可结合教育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发展创新性的学习评量机制。 
  为了实施“互联网+项目式学习”,学校需要一个可以支持“互联网+项目式学习”的学习平台,让四个学习活动可以真正落实。更重要的,学习平台可以记录下学习者的学习行为与历程,此时教育大数据的技术便可以发挥功能,让人际间的互动更有效率,也让学习成效评量可依科学数据来建立智能型模型,有效解决项目式学习与以学习者为中心的相关新时代创新学习模式的学习成效评量问题。 
  若欲克服教育革新的困境并打开项目式学习普及化的信道,必须推动“互联网+项目式学习”之新时代创新学习模式,而非仅是局限在项目式学习方法。“互联网+项目式学习”的模式,可以让社会上的专业人士参与项目式学习的学习历程,而学习作品更可以获得更多有意义的评价与回馈,不但提升了学习历程中的真实感,也让学习反思可以真正发生,这样的学习情境,必定可以达到学习的最高境界:More Sharing = Better and Faster Learning,亦即较多的分享,将可促成更好与更快的学习效果。此外,“互联网+项目式学习”的模式可以让学习成效评量善用教育大数据所带来的好处,并发展出具有创新性的学习成效评量模式,尤其是解决关于5C关键核心能力或素养层面上的评量问题。 
  综观目前项目式学习在中小学实施时的接受度、课程质量与学习成效评量等方面上的困境,我们必须提升项目式学习模式,使之成为新时代的“互联网+项目式学习”模式。互联网上的虚拟学习空间与多元化的人际互动,不仅可以提升课程学习活动设计的真实感,也可以提高学习成效,并真正落实培育5C关键核心能力的独特功能,更可以藉由教育大数据的应用,一举解决项目式学习模式长期被詬病的学习成效评量问题,而由于虚拟学习空间或混合式学习所带来的应用弹性化,或许可突破目前项目式学习模式在中小学推广应用上的瓶颈。

打印】【收藏】【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