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研中心>>教育思考>>正文
和学生一起平等地研读 ——《山中访友》教学实录与反思 (转载)
编辑:滁小吴媛媛 发布时间:2017-12-11 【 】【打印】 阅读次数:210
和学生一起平等地研读
——《山中访友》教学实录与反思
 
时间:2005年10月15日
地点:湖北省宜都剧院
学生:宜都市外国语学校初一学生
 
 
2005年秋天,我应湖北省宜都市教研室之邀去讲学,并上一堂语文课。临出发时,对方教研员问我给学生上什么课文,我报了课文题目—— “提醒幸福”。
一周以后,我站在宜都剧院舞台上,台上坐着一个班的孩子。师生互相问好之后,我笑盈盈地对孩子们说:“我们今天一起来学习毕淑敏的《提醒幸福》,请同学们打开课本,翻到这篇课文。”
所有学生都一脸茫然,然后纷纷说:“老师,没有这篇课文哪!”我一惊:怎么会这样呢?站在幕布旁边的教研员忍不住说:“糟了!我记成《紫藤萝瀑布》了,我叫学生预习的是《紫藤萝瀑布》!”啊?原来是这样!我问学生课本上有没有《提醒幸福》,学生都说没有!原来他们的教材上根本就没有这篇课文。怎么办?教研员老师说马上去复印,我说来不及了。的确,上课铃声已经响过,下面黑压压地坐满了听课老师,怎么来得及呢?
我想,干脆就根据学生的学习进度,临时从他们的课本上选一篇课文来上。我问学生:“你们学到第几课了?”他们回答刚上完一个单元。下一个单元有这样几篇课文:《春》、《济南的冬天》、《山中访友》等等。我心里有底了:这个单元,除了《山中访友》我没有读过,其他两篇我都教过。于是,我对学生说:“你们想学哪一篇啊?”我想学生多半会选《春》或《济南的冬天》,谁知道大多数学生都说:“《山中访友》!”
实话实说,最初几秒钟内,我有那么一点点不知所措:这可怎么办?根本没有读过的课文我怎么讲?但我马上告诉自己:不要紧,索性就和学生一起平等地研读。我和学生都没有读过这篇文章,正好处在同一阅读起点,一起研讨,不也很好吗?于是,我说:“好吧!我们今天就来学这篇课文!”
我对学生说:“这篇文章,你们没有学过,李老师也没有读过,不过不要紧,现在我们就一起来读。花十分钟的时间,很快读一遍,然后找出不懂的问题,或者最欣赏的语句,一会儿我们来交流,好吗?”
课堂上一下安静了,同学们都进入了默读状态,并开始思考。
这显然是一次猝不及防的挑战。我上过许多次公开课,都是有备而去,可是这一次,一切都是空白:课文是陌生的,来不及备课,更来不及写教案,也没有任何教参……却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这一课上完,这的确是一个挑战。我曾经说过,对于课堂教学,我追求自然、潇洒与“随意”。如果把语文课比作画国画,那么有人喜欢画工笔画——追求课堂的精巧,甚至课前对每一个细小的环节都精心设计,因而胸有成竹。对这样的老师我充满敬意。但我不愿意画工笔画,而喜欢“大写意”,喜欢课堂上有一些“突发情况”——这最能激发我即兴发挥的教学灵感;我不喜欢把课堂填得太满,而喜欢留一些空间给学生,留一些空白给自己。让教学的流程随课堂现场的情况而自然推进,教师“教”的思路和学生“学”的思路融为一体,教师和学生不知不觉地走进对方的心灵,同时也走进课文的深处。
现在,这样的“突发情况”发生了。我很快恢复了一颗平常心,和学生同时打开课文,也快速默读起来——真正把自己当作学生走进课文。我圈点勾画,捕捉疑问,尽可能从学生的角度揣摩他们可能不懂并会提出的问题……我是在阅读,同时也是在备课。那几分钟,我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作“把自己当作学生来备课”。
时间很短,我不可能通过这堂课教给学生太多的知识,所以,我打算通过这堂课让学生初步具备一种科学的阅读态度,这就是我经常说的“读出自己,读出问题”。另外,在快速阅读的时候,我发现这篇课文表现了人类对大自然的热爱,这份感情我一定要让学生去体验。还有,作者在写作上最主要的特点是用了拟人修辞手法,但作者用拟人不是刻意为之,而是感情使然。我将这两点作为我的教学重点,打算在教学中自然而然地引导学生掌握。至于方法嘛,还是我的“看家本领”——和学生一起平等地研读。
就这么几分钟时间,我对如何教这篇课文有底了。十分钟过去了,我对大家说:“我看绝大多数同学都读完了。刚才李老师也把课文读了一遍,很有感触。文章题目是‘山中访友’,我今天是‘宜都访友’,因为我是第一次来宜都。”
同学们笑了起来。
我接着说:“文中有一句话,在倒数第二段倒数第二行:‘茫茫天地间,我们有缘分,也做了一回患难兄弟。’今天我和在座的同学面对这篇课文,也算是做了一回‘患难兄弟’,因为我们一会儿要一起去攻克课文上的难题。”
我略微停顿了一下,感慨道:“今天是一个幸运的日子。我到宜都来这辈子可能不止一次,但和在座的同学们相遇,这的确是第一次。大家想想,茫茫天地间,我和大家在这个舞台上,恐怕再也没有机会相遇了。以后我可能还有机会遇到你们中间的某一位同学,但是绝对不会在这个舞台上和所有的同学上一节课,正所谓‘空前绝后’,这就叫缘分,所以我们要珍惜这个缘分。这篇文章李老师也才接触,这节课,我和大家一起来分享。”
全场一片安静,好像大家都对我的感慨产生了共鸣。
我开始引导学生进入课文的学习:“同学们都读完了这篇课文,喜欢这篇文章的请用手势告诉我。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明确地告诉我。”
同学们高高地举起了自己的手。
我环顾整个教室:“嗯,都喜欢这篇文章。这说明大家都读懂了这篇文章。那有谁告诉老师,你觉得怎样才算读懂了?”
很快有一个学生举手了:“我觉得就是弄明白了作者要表达的意思。”
我点头表示同意:“嗯,若想读懂就要知道作者写的是什么。这的确是一个标准。那么,还有其他标准吗?”
一位女生回答:“要了解作者的思想感情,同时要让自己和作者有感情上的共鸣。”
我高声赞许道:“‘共鸣’!说得多好,要有情感共鸣。”
一位同学说:“若想读懂,就要一边读课文,一边想象课文所描绘的情境。”
旁边一位同学赶紧补充:“还要在课文的基础上拓展联想。”
我快速地接过话题追问:“那你读这篇文章时,有什么联想呢?”
她说:“我联想到了山里的景色。”
我高兴地肯定她的回答:“嗯,不错。刚才李老师就由文中作者和蚂蚁的缘分,联想到我和大家相遇也是一种缘分,这也是拓展联想。”
又一位学生站起来回答:“我觉得若想读懂,就要揣摩作者的写作意图,弄明白他的用意。”
同学们对这个问题的发言差不多了,于是,我说:“怎样才叫读懂一篇文章,同学们说得很多、很具体,大家说的都不错。但是,我认为还是有遗漏之处,甚至连最关键的都没有谈到。比如说,若想读懂一篇课文,最起码字要认识,是吧?那么,大家在文中遇到过不认识的字吗?”
我之所以要这样说,是因为我认为对初中生来说,语文教学中的基础知识不容忽视,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提醒大家,读一篇课文时还要留心生字难词。
果然,学生没有这个思想准备,听了我的话后,面面相觑,默默无语。没有一个同学就生难字词提问。
既然学生不问,那么我就发问:“李老师这里有一个不认识的字——‘你在这涧水上站了几百年了?’‘涧’字是什么意思?谁能告诉李老师啊?”
一个学生说:“就是从山间流下来的水。”
“非常好。这个字的本义是山间流水的沟,不过,后来人们也将它的意思引申为山沟里的流水。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字的意思的?”我走到他的面前,摸摸他的脑袋以示赞许。
他不好意思地笑道:“我以前学过一篇课文,叫作……叫作……”他思考着,但一时想不起来。
我摆摆手给他解围:“别想了,你以前在哪篇课文中学过这个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曾经学过,并掌握了这个字。”
另一个同学说:“我以前学过一个词叫‘山涧’。”
我笑道:“嗯,遇到不认识的字时,我们通常可以通过两个途径来解决:第一,查字典;第二,回顾以前学过的知识。你们刚才用的是第二种方法。”
一个学生提问:“老师,有一个地方我不明白。第61页 ‘岁月是一去不返的逝川’中的‘逝川’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是很简单的,但我却把它抛给其他学生:“有谁能帮助他?”
有同学说:“‘逝川’就是一去不复返的河流。”
这个学生回答得很好,我强调道:“是的!‘逝’就是流逝。‘川’就是河流。”说到这里,我随手在黑板上画出了三条蜿蜒曲折的竖线,宛如一条河,我说:“你们看,古人写‘川’就是这样写的,像流水一样,具有曲线美。”
学生大笑。
我说:“今天,李老师要告诉大家一种阅读的态度,也就是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来读一篇课文。刚才同学们说过,若想读懂一篇文章,就要明白文章写了什么,为什么要写。我还要做一点补充,就是要明白作者是怎么写的,要产生共鸣,要想到自己的生活,还要发现问题。简单地说,就是要读出自己,读出问题。”
学生们疑惑地望着我。
我接着说:“要读出自己,就是要被课文打动、感染。要读出问题,也就是说,你在读的时候发现了问题并不说明你没读懂课文,而恰恰说明你读进去了。越是动脑筋,发现的问题越多。请同学们把‘读出自己,读出问题’八个字写在书上。”
我在多媒体屏幕上打出:
读出自己,读出问题。
或读出自己:相似的思想、情感,熟悉的生活、时代……
或读出问题:不明白的地方,不同意的观点……
读出自己:是共鸣、欣赏、审美(把自己读进去)
读出问题:是质疑、研究、批判(与作者对话)
同学们在抄写,我强调道:“由于生活经验不一样,面对同一篇文章,每个读者的收获不可能完全一样。”
我说:“刚才那位女同学说,读文章时要让自己和作者产生情感共鸣。这就是读出了自己。读出自己就是想到与自己相似的思想、相似的情感。有人在看《红楼梦》的时候,看得流泪,是因为《红楼梦》里面有他的表姐,有他的表妹吗?”
学生们一边笑,一边摇头说:“没有!”
我也笑了,说道:“就是嘛!读《红楼梦》时流泪,那是因为读者和作者产生了情感共鸣。前几天,李老师给学生们读了一篇文章《一碗清汤荞麦面》,讲的是一位母亲带着两个孩子,相依为命,艰难度日的故事。读着读着,我就流泪了。后来,我跟学生们说:‘李老师失态了,但请同学们理解李老师。因为老师在9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是我的妈妈带着我和妹妹一起生活的。’这叫什么?这就是读出了自己。”
学生们沉默了,我能够感到他们的感动。
我继续说:“什么叫‘读出问题’?将不明白的地方勾画出来,对不同意的观点做上记号。读出问题就是质疑、研究。我告诉同学们,无论什么样的大作家写的文章,都可以质疑。你们一定不要迷信课文,不要迷信作者,更不要迷信老师。今天李老师和大家一起学这篇文章,就是想告诉大家,读书、读文章时一定要读出自己,读出问题。这就是老师教给大家的一种阅读态度,只有这样,才叫读懂了文章。”
我重新翻开书,说:“下面我把课文给大家读一遍,你们呢,一边听一边动手,有不懂的地方,赶紧勾画、做记号,一会儿提出来。李老师不一定读得很好,但请同学们认真听,一会儿给老师提出意见。”
我清了清嗓子,开始朗读:“山中访友,李汉荣……”
我突然顿了顿,看看同学们,说道:“作者姓李呀!我发现姓李的人都会写文章啊!”我得意地笑了。
学生们顿时哄堂大笑。舞台上洋溢着轻松、快乐的气息。
在这欢快的气氛中,我继续朗读,学生们一边听一边快速地在书上勾画着。
朗读完毕时,我问同学们:“大家有什么发现吗?你最喜欢哪一句?最喜欢哪个词?同桌互相交流一下。”
我的话音一落,学生们就开始热烈地交流,有的学生还高声朗读。课堂上呈现出紧张而和谐的气氛。
过了一会儿,学生的议论声渐渐小了。我问:“谁来谈谈自己的发现,把自己的心得告诉大家?”
一个学生说:“我喜欢瀑布大哥。比如这些语言:‘你好,瀑布大哥!……从古唱到今。’还有,‘不拉赞助,不收门票’,这好像是在讽刺人们为了利益而做一些可笑的事。”
我说:“嗯,他也产生了联想。由瀑布想到人们的一些唯利是图的做法。是啊,只有大自然是最慷慨的。”
一个学生站起来说:“我特别喜欢这几句——”他捧着书饱含感情地朗读,“波光明灭,泡沫聚散,岁月是一去不返的逝川。”
我被他的朗读感动了,说道:“他读得多有感情啊!请再读一遍,好吗?”
听了我的鼓励,他更加深情地朗读道:“波光明灭,泡沫聚散,岁月是一去不返的逝川。”
我评价道:“嗯,这么陶醉!他显然读出了自己。他好像就是一座饱经沧桑的老桥!”
全班同学大笑。
他继续说:“我们从出生到老去,仿佛就是瞬间。”
我说:“是啊!此刻很快就会成为过去,时间的紧迫感就是这样的。”
另一个同学说:“‘忽然下起雷阵雨……又感动人又有些吓人。’我喜欢这一句,因为它写出了雷阵雨的气势,仿佛是一千个侠客在吼叫一般。”
我问:“天上有侠客吗?”
他回答:“没有,它采用了比喻的手法。‘一千个诗人’也是比喻的手法。”
我赞叹道:“同学们的发现真多,共鸣真多。”
一位女生说:“我喜欢第五段,里面的称呼有‘山泉姐姐’、‘溪流妹妹’、‘白云大嫂’、‘瀑布大哥’等等,把山泉比作姐姐,把溪流比作妹妹,把白云比作大嫂,把瀑布比作大哥,给人以非常自然、非常亲切的感觉。”
这个女生的发言,让我心里一震,我暗喜:她说出了我的教学重点之一。其实,在学生纷纷发言的时候,我一直在寻找机会,想自然而然地提出我的“疑问”。这个所谓“疑问”,其实就是我在阅读过程中感到的应该让学生把握的写作特点,就是对“拟人”修辞手法的理解。这里,这个女生说到“把山泉比作姐姐,把溪流比作妹妹,把白云比作大嫂,把瀑布比作大哥,给人以非常自然、非常亲切的感觉”,于是,我顺势把她的话题抓住:“哦,这位同学提醒了我,提醒了我什么呢?这样吧,我问大家,你们说,全文用得最多的修辞手法是什么呀?”
全班齐声说:“拟人。”
“那么,文章在哪个地方开始采用拟人的呀?”我继续问。
学生七嘴八舌地回答:“第一段。”“第四段。”“第二段。”……
学生众说纷纭。我笑着不断地摇头,并说道:“有的说第一段,有的说第二段,我觉得不是,比这还早。”
学生们恍然大悟,大声喊道:“题目!”
“对了哦,是题目。”我说,“‘山中访友’中的‘友’,指的就是大自然。那么大家想想,作者为什么要采用拟人的手法?注意,这个问题是有难度的,这可是一个科研难题哦!”我“故弄玄虚”,以刺激学生的思考欲望。
一个学生马上站起来说道:“因为那些事物都是抽象的,为了把它们写得形象些,所以要用拟人。”
我斩钉截铁地摇头道:“NO!”
我冷不丁爆出一句英语单词,学生听了哄堂大笑。
我呈得意状,环顾四周说:“我是有意和这个同学碰撞的,我更喜欢同学们之间有一些思想碰撞,如果同学们也能勇敢地对我说‘NO’,就更好了。”
一个学生说:“用拟人的手法,是为了把抽象的精神表现出来。”
“嗯,变抽象为形象,所以用拟人。有点道理。”我说。
一个学生说:“用拟人的手法赋予大自然以生命,好像作者和大自然很亲密。”
“可是大自然本身就有生命啊!”我说,“即使作者不用拟人,大自然也是有生命的呀!”
学生又笑了起来。
我怕学生的积极性受到挫伤,赶紧补充说:“其实,他说的也不是完全不对,拟人显示了人与自然的亲密。大家说的都有道理,大家各抒己见,道理就会越说越明。”
一个女生说:“用拟人可以让读者和作者产生共鸣,有亲切感;用拟人可以把自然的活力表现出来,好像有生命的张力。”
我表扬她道:“哦,‘生命的张力’。她用了‘张力’这样一个词,表现出生命的韧性,不错。”
在我的鼓励下,学生更加积极地发表自己的理解。一个学生说:“作者采用拟人,把自然写得更活泼、更亲切了。”
另一个学生说:“我也认为采用拟人是为了展示各种抽象的精神。如写‘老桥’就是为了赞美它无私奉献的精神。”
坐在后排的一个学生一直举着手,可我刚才竟然没有注意到,于是,赶紧请他发言。
他站起来,大声说:“我认为大自然本来就是我们的朋友,作者采用拟人的手法就把他们写得更生动、更亲切了。”
我情不自禁地大声喝彩:“真好!说得真好!他把我要说的话都说出来了!唉,我真不该点他发言哪!本来我还准备在总结的时候说这句话的!”
全班同学开心地大笑。
我说:“是啊!大自然本身就是我们的朋友,作者并不是有意用拟人,或者说,他并不是为了生动才有意用什么修辞手法。不,写作就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情,我不相信作者是为了什么语言生动才这样写的,他就是将大自然当作朋友,于是写的时候便情不自禁地称呼‘白云大嫂’、‘山泉姐姐’,所以,对于写作来说,真情实感永远是第一位的,写作技巧只是第二位的。”
我突然想到我的笔记本电脑中有不少我和学生在大自然中的照片,于是,赶紧调出来,打在多媒体屏幕上:我和同学们在油菜花地里上课、我和学生们在田野上“斗鸡”、我和学生们躺在峨眉山的雪地上摆出“一班”的造型、我和学生们在草地上学狗叫、我和学生们在春日的阳光下奔跑……
学生们都被这些图片感染了。
我继续给学生介绍这些照片:“李老师也喜欢和大自然为友,这是我和孩子们在油菜花地里上课的情景。大自然的一花一草,以及听我课的学生,都是我的朋友。我们和大自然融为一体,就像大自然的婴儿,躺在宇宙的怀抱里。你们看这张,我和我的学生真的躺在地上呢!那时,学生们正把我按在地上,往我身上堆雪,他们想用雪把我活埋了,让我在雪地长眠……”
学生哈哈大笑。
我指着我和学生在田野中游玩的一幅照片,动情地说:“那时我们站在田埂上,召唤着大自然,同时也接受着大自然的召唤。和大自然相亲相爱,这是一种最高境界。”
学生们目不转睛地看着一幅幅照片,眼睛里满是羡慕和向往。
我话锋一转:“可是,有很多人却不以大自然为友。前几天我看了一个新闻,我想大家知道了肯定也很伤心。‘国庆’长假期间,乌鲁木齐的一个景区,被中国游客弄得很脏,结果韩国八十名游客,包括三十名儿童自发、自觉地捡起垃圾,让当时所有的中国人都感到脸红。捡完后,这些外国游客并没有觉得自己干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而是继续游玩。这是一种多么真挚、多么可贵的对大自然的感情!”
课堂上开始有了小声的议论,学生们显然被我说的这件事触动了,若有所思。
我略加停顿,然后说:“刚才大家讲得真好,都不需要我这个老师讲了。不过,我还想听听大家的高见。大家还有没有什么发现啊?”
学生又开始默看课文。过了一会儿,他们又开始发言。
一个学生说:“我喜欢这一句:‘我闭上眼睛,我真的变成了……被鸟儿衔向远山远水。’前面作者是把自然当作人来写,而这一句是把自己当作自然在写。”
我赞许地点点头,说:“说得非常好!这位同学发现在这里作者赋予了自己植物的特点。”
一个学生说:“我喜欢‘满世界都是雨,惟我……给我的恩泽’。这句话让我体会到作者非常热爱自然,热爱生活;让我联想到我们应该打开心灵的窗户,去接受大自然赋予我们的一切。”
另一个学生说:“我喜欢这一句:‘你好呀,悬崖爷爷……可是出自你的手笔?’悬崖是很可怕的,但是作者把他比作‘隐士’、‘禅者’,这是因为作者在以一个良好的心态对待自然的一切。”
“嗯,说得好!只要心态好,周围所有的一切就都是美好的。”我说。
一个男孩说:“我喜欢这一句:‘采一朵小花……悄悄地做了一会儿女性。’我觉得大自然非常纯洁,不说是非,然而,如果我们中的谁要是‘悄悄地做了一会儿女性’,其他人就会嘲笑他。”
我点头道:“非常好。大自然比人类要纯洁得多。”
又有一个学生说:“我喜欢第七自然段中的,‘俯身凝神……也做了一回患难兄弟’。这句话里的‘好不动情’充分说明作者把蚂蚁当作了朋友。”
“太好了!”我表扬她,“连‘蚂蚁’都成了兄弟,可见,作者把自然界的一切都当作了朋友。”
一个学生站起来朗读课文:“‘捧起一块石头……别有深意的仪式。’我觉得作者看到一块石头,就产生了无限的遐想,说明他特别爱大自然。”
一个学生说:“我喜欢文章第八段中的‘于是,我轻轻地挥手,告别了山里的众朋友,带回了满怀的好心情,好记忆,顺便还带回一路月色’。由这一句我想到了旅游景点的一句公益广告词——‘除了记忆,什么也别带走’。”
我说:“你的联想很好。不过,我想问,这里的‘带回一路月色’,暗示着什么?”
学生们纷纷说:“时间是晚上了。”
“而作者是什么时候去的呀?这说明了什么?”我继续问。
“早上去的。这说明作者在山里玩了一天。”学生们说。
我说:“作者就这么一句话,就巧妙地交代了时间,而且交代得富有诗意。”
下课时间快到了,可还有学生举手站起来说:“我喜欢‘喂,云雀弟弟……’这一句写出了它们从不搬弄是非,而是注意欣赏大自然的好风景。”
我说:“同学们的鉴赏能力真高!和你们一起赏析课文真开心!有你们这样的学生真幸福!哎呀,现在,李老师心里有一种感觉非常强烈。我想,要是我是你们的老师,那该多好哇,我就可以每天都给你们上课了。我觉得在座的同学都可以当老师,真想再和你们上一节课。可惜下课时间到了,不能继续听大家的见解了。请大家允许我拖两分钟,好不好?就两分钟。”
学生们整齐地大声说:“好!”
我满怀感情地说:“谢谢同学们!我把我的想法跟大家说一下,本来老师想教给你们一种读书态度——读出自己,读出问题。可是这节课,我们只做到了‘读出自己’。过去学课文都是老师讲课文,可是只要每个同学都把自己放进文章中,哪里还需要老师讲呢!大家讲的都很好哇!如果说我今天讲了什么的话,那就是刚才在讨论‘拟人’的时候告诉大家的——任何写作手法都不是为用而用,而是表达真情实感时必须用的。还有一点,就是‘读出问题’,我们还没有完成。其实,同学们肯定也读出了很多问题,只是没有时间说而已。今天我是第一次读这篇文章,就在文章中发现了很多问题,比如61页,为什么要说‘古老而坚韧的灵魂’?这怎么理解呀?又比如——”
我刚说到这里,一个学生迫不及待地高高地举起了手。
我停下来,把话筒递到他的身边:“哦,你要说?”
他大声说:“因为古桥在这里站了几百年,默默地奉献着,它的这种精神是一种坚韧的精神。”
我说:“嗯,时间长说明古老,一直站在这里,说明坚韧。是吧?”
他点点头。
“很好。”我接着说,“又比如60页最后一个字,为什么说‘吻着水中的人影鱼影月影’?‘吻’字用得好不好?你把它想深了,想透了,就明白它的妙处了。又比如61页最后一段,‘白云大嫂!月亮的好女儿’,既然是‘白云大嫂’,为什么又说是‘月亮的好女儿’?我觉得这句比喻不是很恰当。另外还有一句——第四自然段的‘以树的眼睛看周围的树’,什么叫‘以树的眼睛看周围的树’?我们要敏锐地发现隐晦的问题,有的问题可能就是作者写作上的疏漏。另外,‘我加入了这短暂而别有深意的仪式’。由此,我可以提出三个问题:第一,这个‘仪式’是什么仪式?第二,为什么说是‘短暂的’?第三,为什么说这仪式是‘别有深意的’?我们带着问题去读,就会更深入地领会文章的内容。”
学生们睁大眼睛看着我,似乎被我的这些问题震撼了:他们可能没有想到,在看似平常的字里行间,居然可以挖掘出这么多的问题!
我看了看手表,说:“我申请的两分钟到了。嗯,今天老师和大家度过了愉快的47分钟。虽然今天的时间很短暂,但是同学们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李老师马上就要离开宜都了,但是你们会永远定格在李老师的心里。你们现在多少岁?”
同学们说:“12岁!”“13岁!”
我再次笑着说:“即使你们活到80岁了,在李老师的心目中,你们永远是十二三岁!好,下课!”
学生们齐刷刷地站起来:“老师再见!”
我给学生们鞠了一躬:“同学们再见!”
 
[反思]
这毕竟是一堂即兴而作的课,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谈不上完美。但十年过去了,我对这堂即兴的公开课依然有着深深的印象。我认为这堂课虽然不完美,但它是成功的。成功的标志不是带着事先设计好的圈套,让学生去钻,让学生去表演,而是真正把自己当作学生,和他们一起平等地研讨——当然,这样上在当时是迫不得已的,是被逼的,但恰恰是这样一“逼”,把我逼成了“学生”,想不平等也不可能。说实话,这堂事先没有备课的公开课,比我好多准备充分的公开课上得都自然,而且更成功。成功的秘密,就在于“平等”二字。
其实,也不是绝对的“平等”。且不说我在课堂上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也不应该摆脱)教师的职责,就是我的“前理解”(就是“理解前的理解”,即主体理解文本前已有的价值观念、经验、知识、思维方式等等),就远比学生丰富;我的生活阅历、专业素养、阅读视野、对学生阅读心理的把握,等等,都是我现场“发挥”不可缺少的潜在资源(也可以叫隐形的“教参”)。正是因为有这些资源储备,我才可能面对突发情况,表现得从容,并在课堂上闪现出一些机智。当然,我谈不上什么“博学”,但从这堂课中,我的确体会到,真正的所谓“备课”,绝不仅仅是课前翻教参与写教案,而是日常生活中知识的日渐积累、经验的不断提升、视野的无限拓展、观念的及时更新、自我的勇敢超越……
这使我再次想到一个朴素的真理:“功夫在诗外。”
 
 
 
 
打印】【收藏】【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