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研中心>>教育思考>>正文
书读百遍,其意自现
编辑:滁小张国俊 发布时间:2017-05-04 【 】【打印】 阅读次数:312
      大家都知道一句话,叫“书读百遍,其意自现”。可是我们有些语文老师并没有完全在课堂上落实这句话。有的老师怕失去课堂霸主地位仍然搞一言堂,不给学生留下一点儿读课文的时间,有的也只是让学生默读一遍后,就开始理解课文的重点、难点,即使低年级的重点篇章也是这样,使学生一下子感到语文课的难度增加了许多,甚至失去了学习语文的兴趣。语文教学重点培养的是学生的感悟能力和理解能力,而这两种能力的获得所依靠的就是学生在读中的体验和感知。这就要以学生诵读原文的练习为主线,通过多种方式联系学生的原有知识和经验去领悟课文的内涵。读书、读书,靠的是有声的“读”,而不是无声的“看”;阅读理解阅读理解,阅读在前,然后才有理解。
      我们班的学生很喜欢学语文,可是看到文言文就头痛。我想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文言文的字词句和现代汉语有很大的不同,与学生的知识水平,语言习惯距离也较大,学生较难读懂,读不懂何来兴趣?
       以前我在文言文教学过程中,常常是讲的多,读的少,偏重字词句的解释,人物形象的赏析,而忽略了学生诵读这一关键环节。生怕讲得少了学生记不住,只有反复强调,才是帮助学生记忆的好方法。这是对学生缺乏信任的一种表现,认为把时间交给学生更是一种完全浪费。其实,学生的诵读比老师的讲授重要得多,尤其是学习文言文,因为: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多朗读”是学习文言文最重要最简便易行而又易被人忽视方法。
       但是把时间交给学生,并不是老师放任不管,而是要发挥好教师的主导作用,读前要设计好明确而具体的问题和任务,让他们通过读自己解决,这样给与充分的信任,使其有事可干,他们是不会浪费时间的。读,是有章法的,不得要领的瞎读,等于白读;方法适当,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语文新课程标准”指出:“学生是学习和发展的主体。语文课程必须根据学生身心发展和语文学习的特点,关注学生的个体差异和不同的学习需求,爱护学生的好奇心、求知欲,激发学生的主动意识和进取精神,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我理解为,这是在强调将教师的“教”建立在学生的“学”上,以带领学生主动学习作为教学的出发点。所以我们应该坚信文言文是读懂的,决不是老师讲懂的,更不是老师分析词法句法而懂的。“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授之以渔”又不如“授之以渔场”。在读中进行朗读指导,养成学生自主学习的习惯、做读书卡积累语言的习惯、质疑探究学会思辨的习惯。一句话,由“学会”走向“会学”,由“要我学”走向“我要学”。
      我常有这样的体会,不开口读书的学生,往往成绩也不好。原因就在于他们不明白朗读的重要,没有养成朗读的学习习惯,更没有掌握朗读的科学方法。所以要使这部分学生提高语文能力,就必须先让他们开口“读”书,教他们发于声、入于耳、思之于大脑的科学的朗读方法,懂得“书不记,熟读可记;义不清,细思可精”的道理。
按朗读的目的及学生水平,我将文言文诵读教学分成四步进行。
第一步是:在新课伊始,老师自己或请同学对所要诵读的经典作品(一般是选取其中的某些段落)作导语性介绍,如作者的简况、写作该文的背景以及选文的精妙之处等,以期在学生心目中建立起即将学习的经典作品的上位概念,从而提高学生诵读的兴趣和效果。例如我讲诸葛亮的《出师表》,就顺便讲一讲刘备三顾茅庐,邀请诸葛亮出山的故事。接着让学生自由尝试性朗读,当然,学生预习不够充分时,由于初次接触新课文,从读音到句读均有可能出现错误,这是难免的,也是必要的。如果一点儿错都不出,还要老师干什么呢?况且,读错了音,断错了句,才会对后来的正确读音、标准断句有深刻的记忆。
第二步是:诵读该经典作品(可由教师亲自读或播放录音),充分展示作品蕴含的艺术魅力,使学生达到感情上的共鸣;对重点语句作精当阐述,对选文大意做概括性描述。要求是:对文意,只求粗知,不求甚解;对文采,只求知其妙,不求知其所以妙。此后学生理解性朗读。此时,字词理解了,句意也疏通了,为加深理解,逐段读个两遍很有必要。
第三步是:巩固性朗读。这种读法最好在一篇文章学完之后,文意已全部疏通,文章结构已全部掌握了,用以巩固理解再读一遍。
最后一步是:记忆性朗读。这种读法完全为了背诵,课余和早读时可用此法。教师引导学生大声诵读该经典作品,以熟读成诵为目标,其间教师辅以必要的检查和指导。
应特别提到的是,在上述四个步骤中,还存在一个语速问题。一般来说,尝试性朗读应慢读,理解性朗读为中速,巩固性朗读的语速可略快一点,记忆性朗读可快读,使口舌顺溜,成为脱口即出的语言行为。
      在朗读教学过程中,还应特别注意以下几点:一,要读出语气。用“矣”字结尾的,要读出陈述语气;用“乎”“欤”结尾的,要读出反问语气;用“也”煞尾的;要读出判断语气。像《墨池记》中的“欤”则要具体语境具体分析。二,要读出感情,这点特别重要却难以奏效。所以在学生理解性朗读阶段,要反复强调读出人物的性格特征和思想感情。如《出师表》中诸葛亮的身份特殊,出师伐魏时,后主刘禅才20岁,昏庸无能,不会治理政事,国家所有大事全靠诸葛亮处理,“今当远离”很是放心不下,写了这篇表文对治国的方针政策以及人事安排等作了详细具体的陈述,也都是着眼于“出师”二字。不仅要在朗读中感受人物的忠诚思想,还要用有声语言表现出人物性格。三、要读出句读。尤其是要读出句中的小停顿,不能读破句意。如“今/天下三分”“陛下/亦宜/自谋等等。如果断句不当,何谈准确理解原作呢?
      至于朗读的方式方法可以有多种形式,如齐读,个人读,分小组读,分角色读,男女生对读等等。齐读不适合一课之初的尝试性朗读,可用于巩固朗读和记忆性朗读阶段,而个人读恰恰适合新课文之始,也适合检验预习效果和学习新课后的表演性朗读。分角色朗读的课文如《邹忌讽齐王纳谏》,文中的邹忌、妻、妾、客、齐威王以及旁白,可以让学生发挥想象力表演。分小组读最适合在理解性朗读阶段,而且可以形成竞赛态势。男女生对读适合像《劝学》这类有大量对偶、排比句的课文。女生读“积土成山”,男生接“风雨兴焉”,上下接龙,有散句的可齐读,以至篇末,然后男女生再换位读一遍,这样,可以达到当堂背诵的程度。一堂课里,光齐读不好,因为不能凸现优生的朗读水平;光个人读也不好,因多数人得不到锻炼。所以读法应灵活多样,只有这样,才能激发学生的朗读兴趣,活跃课堂氛围,使学生成为课堂的主人。
文言文中的经典文学之所以成为诵读的对象,是因为经典著作蕴涵了对人格智慧的培养,对历史文化的涵养和文学造诣的训练。现代心理学已经证明,初中阶段正处于人生记忆力发展的顶峰时期,这时他们的记忆力最好,理解力尚未发展成熟。背诵对他们来说很简单。所以我们要在学生记忆最好的时候,多让他们记下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只鼓励学生熟记,而不要他们完全理解,正是利用他们学习的这种特点。我国古代的私塾教育正是运用这种方法培养出了一代又一代的国学大师。今天,我们在文言文教学中运用这种方法,一方面可以通过中国古典文化的教育,使广大青少年了解和学习祖国古老的文化瑰宝,接受传统文明的熏陶,启迪智慧,塑造良好的思想道德品格(这是素质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另一方面,这也是与我国目前正在进行的考试内容体系改革相吻合的。
      目前,教育改革方兴未艾,以学生为主体,以教师为主导的新课堂教学法向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语文教师应该及时转变观念,正确处理老师范读与学生朗读的比例关系。老师要少范读(特别是长文),而多让学生读。听范读固然可以受感染,如果每个学生都能被自已的朗读感染岂不更好?更何况在有限的40分钟里,只听读不参与读,学生的主体地位又何以体现呢?所以,课堂上老师要甘心“退居二线”。尽可能让学生多读,老师只作朗读技巧的指导,让学生从读中掌握字音句意,从读中体会人物形象,从读中领悟文章的思想蕴意,进而从读中培养自己的语感。让朗读这一语文教学有待开发的领地不再是空白,不再是课堂上的点缀,让朗朗的读书声充满整个语文课堂!
打印】【收藏】【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