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育管理>>家庭教育>>正文
指挥家舟舟的音乐神话
编辑:zuoguang 发布时间:2009-11-01 【 】【打印】 阅读次数:1804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爱,是人类伟大的情怀,是世间永恒的话题,“剧行天下  爱传万家”让安徽电视台走进千家万户,“e网情深  爱传万家”让安徽电视网贴近亿万网友,9月14日,由安徽省残疾人联合会、安徽省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湖北舟舟交响乐团和安徽电视台联合主办,安徽电视网承办的《为生命喝彩》爱心助残交响音乐会在安徽大剧院隆重举行。

    “用爱心助残,为生命喝彩”正是安徽电视台、安徽电视网内在心愿的呈现。舟舟与他的交响乐团为合肥观众带来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演出,舟舟富有感染力的表演博得全场掌声。他制造的音乐神话真应了一位大师的评价:“给他一段旋律,他就能划出最美的弧线。”

    舟舟,原名胡一舟,1978年4月1日出生在中国武汉。舟舟的出生,曾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欢乐和希望。父亲胡厚培是武汉交响乐团低音提琴手,给儿子取名胡一舟,希望这小生命像一条小船,平平安安地访问人世的港湾。然而1个月后,他被告知儿子是医学上被认为不可逆转的中、重先天愚型患者。这种疾病在我国的发生概率为500万分之一。智力只相当于几岁的小孩子。舟舟可以突然地对一个人说我喜欢你,可以紧紧抱着朋友直到他想松开为止,可以在街上听到音乐就蹦蹦跳跳,可以在自己钟爱的专卖店门前旁若无人的走起模特步,但舟舟还是一个……弱智。

    舟舟爱听音乐、吃鸡腿、喝可乐,这个生活中的“小孩”不懂五线谱为何,也不会数钞票,却不坠青云之志,和着船歌的节奏摇动自己的命运之舟,不可思议地成为了指挥界的“大腕”。3岁,他跟着乐手父亲走进武汉交响乐团的排练厅,在后台手握铅笔作道具,在音符的牵引下,无师自通地做出各种指挥动作。21岁,他与国家级交响乐团--中央歌剧芭蕾舞剧院交响乐团合作,实现了平生的第一次登台演出。22岁,他入主世界两大顶级音乐殿堂之一的美国纽约卡内基音乐厅,被音乐大师斯特恩称赞为“创造艺术的指挥家”,从此开始享誉国际……如今30岁的舟舟世界巡演已超过800场,有亚洲、欧洲、大洋洲等的20多个国家欣赏了他的“大手笔”,美国辛辛那提交响乐团、法国里昂交响乐团等中外70多个著名乐团邀他执棒。

舟舟的成长故事    

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

    1978年4月1日,也就是西方的愚人节,一个叫胡一舟的孩子降生在武汉的一个音乐家庭。孩子虽然是足月生产,但只有2000克多一点儿。名字是出生之前就已经想好的,父亲胡厚培寄予这个小生命非同寻常的意义:他就像人生海洋里的一只小船,希望他能够在将来的生活中经风雨,见世面;另外,舟舟出生时周总理逝世刚两年,那时人们都比较崇敬周总理,一舟的谐音就是“忆周”。

    作父亲的喜悦还没有持续几天,胡厚培就被医生告知这个孩子是个智残儿,这将意味着舟舟是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不能上学,不能念书,甚至连幼儿园都不能上。可以想象这对胡厚培是怎样一个打击。生活还得继续,这不是孩子的错,也不是家长的错,既然舟舟来到这个世上,胡厚培就要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考虑到将来父母老了以后得有人照顾舟舟,于是胡厚培夫妇申请了第二胎,也就是三年后,舟舟的妹妹出世了。夫妻二人做了一个分工,妈妈带妹妹,爸爸带舟舟。

    舟舟初显音乐才能

    今年61岁的胡厚培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老。他1966年毕业于湖北艺术学院,也就是现在的武汉音乐学院,本来是分到新疆的,但因为文革,就留在武汉,到武汉市交响乐团拉大贝斯。去年正式退休。从舟舟3岁起,胡厚培就把他带到排练场,大人排练,他坐在那儿看。这样舟舟很安全,胡厚培心里才感到踏实。

    同事们都很宽容,都能够接纳舟舟。加上舟舟也比较守规矩,讲礼貌,很老实,从来不影响排练的秩序,所以大家都喜欢他。他就静静地坐在那儿听,至于他想什么,谁也不知道。这样一坐就是3年。

    舟舟6岁的一天,乐队排练休息,有个叔叔就逗他玩儿:舟舟,你想不想当指挥?舟舟一听就乐了,想啊。那好,我找几个叔叔阿姨来拉琴,你来当指挥。舟舟说行,就爬到了指挥台上去,把老指挥的指挥棒一敲:开始!大家问他来什么?他脱口而出“卡门”(卡门序曲)。他指挥起来真还像那么回事,绝就绝在,他从3岁到6岁,一直在很认真很仔细地观察乐团的老指挥张启(现在还健在,在美国),把他所有的动作都记在心里而且重复出来了。其中最有特点的就是张启戴一副花镜,一手指挥,一手把眼镜往上一推。舟舟把他的这个典型动作学得特别像,活脱脱就是一个小张启。舟舟一声不吭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惟妙惟肖。这是舟舟第一次展示了他对音乐的特殊爱好,以及对指挥的细致观察。

    其实除了指挥之外,舟舟对其他乐器也感兴趣,比如拉琴,比如吹笛子,但是他不能演奏。而指挥,只要拿一个小棒就可以,更关键的是,舟舟把交响乐的编制、座位、什么乐器该坐在什么地方都弄得清清楚楚,有人坐错了他会纠正过来。这么多年他对乐队已经了解得非常清楚。这一切胡厚培都看在眼里,他为舟舟高兴,因为舟舟从交响乐中找到了他的快乐,他能兴奋,他激动,这就足够了。那是1984年。

    改变舟舟命运的两件事

    有过上次指挥的经历,大人们都快乐了一阵子,但事后都不记得了;但对舟舟来讲,这次经历给他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他从此就认定自己是一个乐队指挥。他除了听排练之外,还到外面去表演,到商场、到音像商店的门口,去求别人放CD,让他指挥。没有乐队,只有观众,他就凭空指挥,他陶醉,他快乐。胡厚培知道,指挥是一个乐队的灵魂,要懂很多东西,对于这样的一个智残的孩子,怎么能以一个指挥的标准去培养他呢?

    如果不是后来的事情,舟舟将永远与街头表演为伴。1997年的一天,湖北电视台记者张以庆在拍一部电视片时发现了排演厅里的舟舟,他在那里自得其乐。乐团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但张以庆从这里面发现了闪光的东西,于是决定拍舟舟。他把器材、人员都找到位了,才与胡厚培谈:拍摄是非盈利的,是没有报酬的,希望同意。胡厚培的回答也令他意外:你就是有钱,我也不会要你的。因为舟舟是残疾人中最困难的一种,肢残、聋哑、盲人,他们也困难,但比较起智残来,他们有就业的机会,而智残人没有。通过一个舟舟,能够提醒全社会注意智残人的存在,注意他们面临的问题,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就功德无量。这是比金钱更要宝贵的东西,因此,我不会和你要钱。即使你挣到了钱,我也不会和你要。

    张以庆非常敬业,跟了舟舟拍,什么事情都跟着,这样拍了7个月。舟舟也很喜欢他们,建立了很好的感情。光拍的素材片就花了2100分钟,后期制作又花了5个月。1998年的5月27日片子在湖北卫视第一次播出,马上引起中央电视台的注意,他们稍加情节变成上下集,又在中央四套播出,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地方台播了,凤凰卫视播了,德国、法国的电视台买走了版权,在本国播放。舟舟的影响达到了空前的地步,迅速出名了。而那部名为《舟舟的世界》的纪录片也先后获得了5个大奖。

    中残联看到这部片子,用他们的话说,舟舟一直有一个当指挥的梦,因此他们决定邀请舟舟到北京去,在一个真正的剧场,指挥一个真正的交响乐团,进行一次真正的演出,圆他一个梦。1999年,舟舟正式登台。

    一个是电视一个是舞台,从此舟舟走向辉煌,成了残疾人当中最有影响的一个。

    舟舟的未来

    有了各地的邀请演出,有了出场费,胡厚培夫妇最担心的舟舟的生存问题现在已经不存在了,他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胡厚培现在要做的就是带着舟舟演出,然后把舟舟挣的钱存起来,将来让他拥有自己的房子,有保险,有条件的话成立一个基金会,必须依靠舟舟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胡厚培曾经担心过舟舟的健康状况,他有很多怪病,谁都解释不清,好几次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有点儿像肌无力。但这两年基本上没有发生过,生活有规律,再加上吃一些药,能够改善他的体质。

    舟舟成名了,他有名人的感觉,每当有人找他签名,他就写下“胡一舟”三个字。他全部的文化知识就是这三个字,而签日期,则要胡厚培一个字一个字报,因为日期是经常变化的。24岁的舟舟,据中残联的介绍说他的智力相当于三四岁,而胡厚培认为不止,得有七八岁。胡厚培认为他最大的欣慰就是教会了舟舟人际交往的本领:我比较开放,并不因为他是这样的孩子(就把他封闭在家里)。我对他妈妈讲,我们没做什么亏心事,舟舟得这个病,不是他的罪过,也不是我们的罪过,我们犯不着因此觉得低人一等,所以你就堂堂正正的,不管别人怎么看待他,我们必须有个正常的心态。他就是个人,他就是我们的儿子。所以我们鼓励他与人交往,到人群中去锻炼。我现在把它总结成一种开放式的教育。他的智力状况很多取决于他的社会性,关在家里会形成恶性循环。

    胡厚培从医学杂志上看到,基因错排可能产生数字或音乐方面的天才,而舟舟就是其中之一。舟舟的第21对染色体多了一条。这种孩子在国内平均每500个人中就有一个,全国至少有260万人。但这个统计无法精确,因为很多孩子从来就不出门。

    胡厚培说现在经常有全国各地的人往他家里打电话,问舟舟是怎么培养的。舟舟的成长,其实给其他智残的孩子树立了一个榜样,给有智残孩子的家庭带来希望。家长要善待他们,尊重他们,同时还要观察,发现他们的潜能,并且提供条件让他们发挥出来。如果你做到这一点,那么你的孩子也许就很有希望。

打印】【收藏】【关闭】 【返回顶部